首页 抗癌 百科 癌症 资讯 预防 保健 图片 视频 养生

故事

旗下栏目: 名人 名院 名医 故事

北有老炮南有袍哥:给成年人的童话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hello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21
摘要:]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都愿意生活在大城市,厂里人在山沟里奉献了青春再献子孙,也应该享受大城市优越的生活条件了。你这么年轻,更不用恋旧,到了山南,耍朋友的选择空间都要大得多。 离开复读班,王桥心情渐渐平静,总觉得有件事情没做,心里空空落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都愿意生活在大城市,厂里人在山沟里奉献了青春再献子孙,也应该享受大城市优越的生活条件了。你这么年轻,更不用恋旧,到了山南,耍朋友的选择空间都要大得多。

  离开复读班,王桥心情渐渐平静,总觉得有件事情没做,心里空空落落。他知道自己确实没有放下晏琳,还在想着她,牵挂着她,心道:“既然还在想,何必硬憋着,等几天一定要去询问晏琳的消息。”

  柳溪镇三道弯王家,父亲王永德和母亲杜宗芬拿着高考成绩单,欣喜异常。王永德独自拿着成绩单,关在房间里,一字一顿地将王桥的成绩单念了一遍。先用昌东线日早上,王桥拨通吴重斌家中电话,寒暄几句后,直截了当询问晏琳的情况。

  “晏琳回厂了,超专科线三分。她爸现在当了副厂长,负责新厂建设,大权在握,有权路子就宽,估计要走部属学校的本科委培。”落榜的吴重斌意外地没有受到父母责怪,在家里“舔”了几天伤口,逐渐能够正视落榜的残酷现实。

  得知晏琳高考上线,没有因为复读班发生的波折而再次落榜,王桥稍稍安心,道:“你和她谈到我没有?”

  吴重斌见证了王桥和晏琳恋爱的全过程,理解王桥的感受,道:“晏叔是第一批搬到山南新厂的,这几天就要搬家。我们家排在第二批搬,如果你考上山大,我们可以在山南见面。”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就在这几天。”吴重斌担心王桥来会与晏家发生冲突,委婉道,“你要过来吗?如果过来,先到我家里来。”

  王桥心道:“晏琳是爱情理想主义者,她不能容忍我心中有另一个女人,我找到她又能怎样,死皮赖脸地说自己已经将吕琪彻底忘记,既然她能轻言放弃,我何必作小女人态。”内心深处另一个声音道:“必须见一面,有话当面说清楚,不能重蹈吕琪的覆辙,走出看守所没有能与吕琪见面,到今天都深以为憾。”

  挂断电话以后,王桥思考了十分钟,决定立刻到红旗厂去,不管见面之后事情如何发展,两人之事总得有个了断。

  王桥顶着炎炎烈日来到柳河场镇,坐上除了喇叭不响其他地方都在响的旧中巴前往昌东县城。中巴车车顶上挂放着上百只鸭子,一路呱呱乱叫,鸭屎随着车窗往下流。车内乘客只得将车窗关闭,车内温度高得像火炉。在乘客们一路的咒骂声中,客车颠簸着来到县城。王桥下车时,浑身水淋淋如同刚从河里爬起来。

  坐上前往巴州的客车,车上总算没有散发异味的鸡鸭鱼兔等家禽家畜。客车开动,凉风袭来,王桥身上的汗水迅速散发,衣服上出现一圈一圈的汗渍。

  到了巴州,转车前往红旗厂,下午两点左右到达目的地。客车开过书写着“伟大的中国党万岁”的青砖柱子,进入了红旗厂厂区。

  寒假时,王桥与晏琳在厂区度过了浪漫的几天,时间虽短,其间的温馨甜蜜却格外让人留恋。此时高考结束,各自境遇不同,曾经团结向上的小团体分崩离析,很难再聚到一起。

  一路回想着复读班往事,王桥来到晏琳所住白楼下方的副食店。副食店门前凌乱地摆放着许多家具,还停着几辆东风牌货车。十几个穿着工装的年轻人在一个胖子指挥下将家具装车,还有许多年轻人陆续从白楼方向将家具搬过来。

  王桥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难道晏琳今天正在搬家?”他观察一会儿,没有见到晏家人,心稍安。他拐进副食店,要了一瓶冰冻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半瓶,勉强将渴得冒烟的喉咙安抚住,询问站在门口观看搬家的服务员:“怎么,这么快就要搬家?”

  红旗厂人多,纵然是老员工也难以认识所有人,服务员只以为眼前人是新分来的职工,道:“这是搬到山南工业园的先锋部队,你们车间什么时候搬?”

  服务员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都愿意生活在大城市,厂里人在山沟里奉献了青春再献子孙,也应该享受大城市优越的生活条件了。你这么年轻,更不用恋旧,到了山南,耍朋友的选择空间都要大得多。”

  从白楼方向又陆续下来一批人,有男有女,拎着包,提着口袋,边走边说说笑笑,晏定康、陈明秀和晏琳等人出现在人群里面。晏琳身穿牛仔短裤,脚穿运动鞋,衬得一双长腿格外修长,她原本正在和同伴说笑,看到王桥从副食店走出,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

  晏定康和陈明秀对视一眼,陈明秀将手里的包递给丈夫,低声道:“你别冲动,我去说。”她上前几步,与王桥面对面站着,温言道:“小王,你来了,这次考得如何?”

  王桥暗想:“晏琳和吴重斌见过面,晏琳肯定知道自己的高考分数,她没有将自己的情况告诉父母,这意味着什么?或者说是陈阿姨故意装作不知道自己的成绩,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好事。”

  陈明秀在巴州医院照顾过受伤的王桥,在对待准女婿的问题上,母亲的眼光与父亲的眼光完全不同,晏定康坚决反对女儿与王桥谈恋爱,她却颇为喜欢这位勇敢的青年男子,敢为女儿挡的男人重情重义,未尝不能与女儿在一起,唯一不足之处是王桥是复读班学生,前途未卜。此时得知王桥至少能读个重点本科,前途顿时光明起来。在她眼里,王桥变成了难得佳婿。

  陈明秀道:“你这个分数肯定能进山大,山大是全省最高学府,你进入学校以后要好好学习,多学点本事。”说完,瞥了女儿和丈夫一眼。她这一眼有着深层次的意思:在年初,晏定康曾经承诺过如果王桥能考上大学,则晏家欢迎他,现在王桥肯定能考上大学,她眼光中包含着对当初的承诺是否还算数的询问。

  晏定康眼光不停地在女儿和王桥之间来回移动,在暑假期间得知女儿与王桥分手时,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地。此时见王桥孤身前往厂区,格外担心女儿会改变主意,再次与王桥谈恋爱。听到妻子最后这句话,他热血上涌,恨不得上去卡住妻子的脖子,免得她再说什么坏事的话,心里暗骂:“这个傻婆娘,真是多嘴,若是晏琳与他再好,我跟你陈明秀没完。”

  晏琳摇了摇头。她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对待爱情更甚,还有些轻微的强迫症,越想忘记的事情越要想起。在这段时间里,她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与强烈痛苦的反复折磨中,每次想念王桥时,脑中就要回想起他在梦中呼唤“吕琪”的声音。

  第一辆卡车周围有十来个工人在忙碌着,那个组长模样的胖子走到晏定康身边,笑容可掬地问:“晏厂长,车装好了,我们是陆续发车,还是一起走?”

  晏定康原本打定主意是所有搬家的车辆一起走,由于王桥的到来,他改变了主意,道:“用不着一起走,装一辆,走一辆。我先行一步,你在后面组织装车,一定要细心点。”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