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抗癌 百科 癌症 资讯 预防 保健 图片 视频 养生

故事

旗下栏目: 名人 名院 名医 故事

纪录电影《重返·狼群》:中国版的“格林童话

来源:未知 作者:hello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21
摘要:“人与野生动物”的故事,在盗猎者眼里,是利益链条上的生存博弈;在野生动物纪录片制作者德瑞克·朱伯特和贝弗利·朱伯特夫妇的镜头里,是三十年如一日的“绝不干涉”;而在李微漪和亦风的心里,却成就了中国版的“格林童话”。两位亲历者并不是动物保护的

  “人与野生动物”的故事,在盗猎者眼里,是利益链条上的生存博弈;在野生动物纪录片制作者德瑞克·朱伯特和贝弗利·朱伯特夫妇的镜头里,是三十年如一日的“绝不干涉”;而在李微漪和亦风的心里,却成就了中国版的“格林童话”。两位亲历者并不是动物保护的狂热分子,仅仅因为和一只野狼的缘分,令他们了解到,野狼的消失,就意味着草原沙化,人类赖以生存的水源将不复存在,彼时的人类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重返·狼群》讲述了两位成都青年——李微漪和亦风救助一只野生小狼并历尽艰辛将其放归狼群的真实经历。它应该就是那样的电影,你明明知道会哭瞎,还是会揣着纸巾坐在电影院里。

  李微漪是川西女画家,亦风是职业摄影师,两个人加在一起仍然不是高画质的保证。就像导演亦风坦言,自己是“业余的”,而画面的瑕疵、声音的纰漏并没有让故事大打折扣,一次次触动观众热泪盈眶的是真实到令人质疑的细节,或许对于纪录片制作者来说,这是再强大的技术替代不了的东西——能够与拍摄对象熟悉到像亲人。

  《重返·狼群》做到了情感上与动物的平等,片中的两个人是“人中之狼”,而小狼格林则是“狼中之人”,这样的跨物种的情感构建了奇妙又唯一的故事架构,不可复制。

  在目前为止全国八场点映来看,坐实了影片“”的功效,很多人在散场后还久久不愿离去,有人提到了片中印象最深刻的这段对话,更多人心系着野狼格林之后的命运。

  2010年4月,若尔盖草原一头母狼因吞食盗猎者的诱饵毒发身亡,一头唯一幸存的狼崽,在出生5天后被前往草原写生的李微漪找到并带回成都喂养。

  在上海点映结束后,两位主创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当被问到如何理解狼这种动物时,李微漪很干脆地说,狼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你可以建议它,但听不听是它自己说了算。“为什么狼字要这么写,有人说就是再狠一点,我说才不是,说文解字上就是狼是一个良兽,但为什么后来狼的形象会这么不好,关于狼的词也不是什么好词儿,因为是把吃人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人还真不是狼的菜谱,那为什么人这么说狼,后来我们感悟到,因为狗可以牺牲自由服从人,而狼不是,狼就是不驯服。”

  导演亦风甚至给出了很高的评价:狼,高智商、高情商,智商不比人类差,甚至超过人类,它对你不是爱就是恨,而且不会改变。

  “我今天早上还在想这个问题,狼的爱与恨都凭一张嘴,它爱你会舔你吻你,但是恨你,那个牙齿是致命的,它不会去伪装,尤其我在小格林身上看到我们渐渐在丧失的人性,这种真情在动物身上保留得非常完整,”亦风觉得,格林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

  为了寻找到狼群,两人在保护区安营扎寨,艰苦的生活让他们一次次陷入危机,然而每一次都有格林的真情在默默支持着他们。

  因为一次冰雹,李微漪患了感冒,导致了肺水肿,卧床不起的她病情日益加重,不停的咳嗽,格林日夜守在窗外,哀嚎不止。有一天它用头顶开了窗户,扔进屋内一截藏了多日的兔后腿,那是兔子最肥美的地方,李微漪不停抚摸流泪的格林,“妈妈不会离开你的。”

  有天李微漪不小心脚踏入冰窟窿中,扭伤了脚不能走路,亦风在很远的家中无计可施,此时的格林却跑开了,亦风的镜头随即跟了上去,因为山那头有牧民在放牧,怕格林惹事,谁料格林找到了一匹带缰绳的老马,它咬着缰绳花了四十多分钟把马牵到李微漪面前……

  在冬天最难挨的日子,物资短缺,李微漪和亦风只剩下压缩饼干,有天李微漪找到了格林的藏食点,把整只兔子拿走,放下了两块压缩饼干,原本以为格林会生气的换了藏食点,但此后格林还是会把捕到的食物放到原来的藏食点,自己啃压缩饼干。

  1969年,约翰蓝道尔和艾斯伯格收养了一只小狮子,因为长大不能在公寓养了,于是他们只好把它放归非洲野外,一年后他们再次寻访时被告知,小狮子已经成为狮子王,不可能再认识他们,可当见到这头狮子,它先是愣了愣,然后激动的跑过来和两人热烈拥抱。

  李微漪则没有这么幸运,在格林重返狼群之后最后一次见到格林时,格林已成为狼王,有了妻儿,它不再靠近李微漪,只是远远的望着她。

  纪录片来之不易,1700小时的素材甚至吓跑过专业的剪辑师,在《狼图腾》作者姜戎的支持下,二人开始尝试将之前拍摄的影像资料进行整理剪辑,把这段真实的故事带给更多关注小狼命运的人。亦风对记者说,因为是外行,影片也因此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剪辑制作过程,从资金到技术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七年间,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和帮助。导演陆川近日也在为电影发声,称赞“这是一部令人尊敬的电影,展现了野生动物生存的现实境况。”看到观众的反馈,亦风由衷感叹,“这些年的艰辛很值得。”

  亦风:我们在寻找狼群,面临即将放弃的那个艰难时刻让我们遇到了狼群,那一刻真的是到现在都记忆深刻。

  亦风:我们得知格林被抓,又跟踪去寻找,我们后来得知格林依然活着,而且当上了新一代的狼王,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今天我听到观众在鼓掌很欣慰,我们让格林回去,不光是让它回去,而是让它活下去,让这个物种延续下去,影片后三分之一大家能够看到它并不安全,不光是格林,那一群狼时时刻刻都生活在危险之中。

  亦风:我们就是有这样一个理想,就是建立中国第一个野生狼群的保护区,那样在几年当中这个物种不会从若尔盖草原消失掉,如果物种消失掉了,草原也就沙化了。其实你在上海,不要觉得好像没有关联,若尔盖草原是长江最大的水源地,上海是长江的入海口,咱们喝的四杯水,四分之一是来自若尔盖,每个上海人就都和那里有关系。和格林共饮一江水。

  关于格林重返狼群的细枝末节,李微漪把它写在了《重返·狼群2》的书里面。因为篇幅有限,所以停留在那个地方。本来我们就想做成上下部,所以上部结尾会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但是光是剪第一部就剪了六年,拍摄只用了一年。所以我们决定先把第一部拿出来,但是可能让观众更安心一点,我们可能会稍微做一些改动。

最火资讯